• 周五. 6 月 14th, 2024

每当外地的朋友询问一条可以体验老南京小吃的城市步行路线时,长期生活在南京的原住民总会陷入沉思。 西安有回民街,武汉有户部巷,长沙有坡子街。 但南京呢? 它在哪里?

 

夫子庙是南京小吃的发源地,但随着商业化的发展,逐渐与“老南京”小吃无关。 那里提供的物品大多不仅仅是旅游纪念品,而且已经成为各国美食的聚集地。 它甚至还有寿喜烧业务,一篇在线评论给了它很低的评价。

更符合“逛吃吃”特色的可香,已被气雾奶茶、锅盔、鸡蛋饼等网红零食占领; 老门东地区,比较有老南京风味,老字号很多,但是价格确实贵。 可笑的是这样。 “沿街都是古色古香的建筑,即使是在老字号餐厅吃饭,这种体验也是留给游客的。”

最后,宁家的主人终于找到了一个靠谱的选择,“我们去xx商场一楼的小吃街吧,我们平时都去商场吃饭,那里有空调。”

然而,必须“体验当地生活方式”的导游党绝不能就此止步。 他们发现,位于雨花西路、步行距离约1公里的能仁里,足以填补“老南京小吃”的空白。

能仁里其实是一个住宅区。 它建于 20 世纪 70 年代和 80 年代。 房子虽旧,但充满生机。 悠闲的居民、烟花缭绕的菜市场,都是能仁里的特色。 沿着狭长的街道行走,不到20分钟就可以欣赏完整个景点。

如今,附近的居民发现,平时下楼买烧麦当早餐的商店,现在都被游客占领了。 即使是工作日的下午,你也总会遇到拖着行李箱、抢着抢所有零食的游客。

离我最近的小吃一条街_离我最近的小吃街在什么地方_离这最近的小吃一条街有多远/

能仁的年轻特种兵边走边吃,一刻也不闲着。

其他所谓的小吃街,其实都是预先做好的美食街。 在这里,你可以买到原住民真正吃的东西。 天一糕点不是很显眼,一不留神就会错过,但老南京人循着味道就能找到。 从热气腾腾的蒸糕中,他们可以找回童年的记忆。

而且,在餐厅吃一顿正经饭,人均动辄就超过100。 在能仁里,你可以买到巴西莓煎饼每个7元,一碗米酒粽子8元。 这种边走边吃的街头体验,吃到饱的餐费不会超过50元。 是性价比很高的南京美食。 。 “买的人大多是爷爷奶奶,你们心里有信心,永远不会踏入陷阱。”

于是,为了这种“实惠又在地”的美食体验,特种兵陆续抵达能仁里。 烈日下,他们平静地狼吞虎咽地吃着烧饼、烤鸭、熏鱼、锅贴等碳水化合物。 “我们比吃饭更好。” 转播商都是敬业的,不收取任何推广费用。”

前来打卡的人潮如此之多,有人将能仁里的拥挤程度视为“南京旅游人气的风向标”。 渐渐地,能人里超越了夫子庙、老门东,成为年轻人邂逅南京美食的首选地。

住宅区怎么会变成小吃街呢?

特种兵抵达南京后,想在两天内快速体验一下老南京风情。 欣赏完风景去哪里吃饭一直是一个未解之谜。

“大家的心态都是一样的,逛完景点都想吃到正宗的当地美食,但像南京大排档这样风很大的餐厅,我们至少要排队一个小时。” 这对于时间宝贵的特种兵来说,无疑过于奢侈。 “南京那么大,但我只有半天的时间来体验传统美食,所以我必须选择一个可以一处打卡的地方。”

经验丰富的特种部队长期以来一直对网红的推荐持谨慎态度。 他们更喜欢和出租车司机聊天,因为他们确实“消息灵通”。 于是,游客纷纷瞄准了能仁里。

“旅行经验告诉我,那些好看的门面总是面向游客的。最正宗的当地家常菜通常是在菜市场或居民区里找到的。当地人喜欢去那里,也许是因为方便;但只是因为当地人喜欢去那里,在游客眼里,几乎就相当于非常本地化了。”

社交媒体上关于能仁力的味道一直存在争议。 但对于“每道美食只有一次机会”的特种兵来说,相比于价格昂贵、食材多为半成品、味道也不一定有保障的网红餐厅,他们更愿意把机会留给那些谁能把它新鲜地煮熟并先吃掉。 毕竟在能人里,试错的成本并不高。

“能仁里本来就是卖给附近居民吃的,而且吃的都是家常菜。就像奶奶做的饭菜一样,不一定是美味可口,但要的是‘为家人做饭’的氛围。有时这不是品味问题,只是习惯问题。”

更重要的是,能仁力无意中掌握了交通密码。 著名的夫子庙面馆是《我不是药神》的拍摄地。 让王传君一顿吃44个的小笼包就出自这里,即使凭借明星效应,能仁礼也圈了不少粉丝。

在能仁,没有Gap Day,也没有下午茶

如果能仁里为游客提供“二十分钟吃到老南京精华”的一站式服务; 那么对于长期生活在南京的人们来说,能人里又找回了街头消费的感觉。 向往简单。

“现在吃饭都是看评价,一有新的小酒馆就抢着打卡,往往吃过一次就没有下一次了,获得感展现在朋友圈里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对社交媒体的形式越来越感兴趣,实在厌倦了过于内容化的美食营销,所以想找一些简单的当地老店,几乎没有品牌溢价,所见即所得”。

在能仁里,没有目前流行的间隙日或下午茶。 “能仁里销售的大部分产品都是碳水化合物零食。 只吃几口就会感到饱。 唯一的风景就是不能错过的车和人,所以很少能看到网红在这里闲逛,而这正是我想要的。”

在南京生活了20多年的林莉,直到今年7月才第一次来到能仁里。 自从在能仁里体验了久违的南京风情后,她最近每隔一周从奥体乘坐地铁来到这里。

“我觉得现在年轻人喜欢来这里,是因为他们看透了精致贫困的本质。与其强迫自己花高价去短命的网红店,不如直接体验脚踏实地的生活老南京的,不管多好吃,但至少是正宗的。”

在能人里,林立品尝到了与普通街头小吃相对应的“南京风味”。

“王婆乌蒸米饭,南竹叶汁和淀粉混合,使米粒呈现出深黑色。摊平后撒上什锦蔬菜丁,再搭配上酥脆的油条,口感丰富。”主食是一种一加一的吃法,在早上就击中我们的味蕾。”

“有一家老鹅馆,比较常见,没有昂贵的食材,也没有复杂的调料,就是味道本身,但却会给你一种在家里吃饭的感觉。”

林立住在河西金融城附近,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竞争感。 “共享房屋、共享汽车、共享教育意味着价格也很高。”

但来到能人里,她找到了一种属于老南京的轻松感。 走出市场,走几步上坡。 临街的房屋后面,可以看到晾衣杆和熟悉的衬衫、T恤。 这是能仁力珍藏的一幅老南京的生活画卷。

美食的营销方式有很多种,年轻人也逐渐看清了营销的本质——只要一个地方开始自称“网红美食街”,就意味着它已经开始谋划如何收割流量。

于是,学会精打细算的年轻人开始明白,相比那些为了旅游而刻意密集开店的小吃街,只有自然生长、为周边居民服务的美食社区才能提供真正的小吃城市步道。 不管它是否被称为“小吃街”。 重要的是能否保留大城市的“买买吃”体验。

未来的能仁里会是什么样子? 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。

但至少目前,我们还是可以在这里体验到充满烟火气的南京城市生活。